滨江指挥干部强拆我房屋(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7日
       起诉书我是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城南街道大连村村民许阿茂向上级反映, 拆迁干部、村干部在拆迁过程中违法违纪, 造成损失惨重。国有资源、逃税、贿赂和腐败。所提事项依法追究, 村书记戴兴荣、滨江指挥员张福寿、拆迁指挥部第三组组长杨黎明, 以及合伙人关闭了所有水电设施, 威胁我家人很多多次被黑道殴打, 砸烂了家中所有的家具和门, 使我的生活不平静。在他们的合伙人没有拆迁之前, 他们已经支付了13万多元的私人股份, 但团队负责人杨黎明表示, 他们将补贴60平方米的石马社区, 总共120平方米。赔偿5万元。但到目前为止, 它还没有处理许多其他事项, 并提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领导。事实及原因 2008年3月8日, 房屋未拆迁, 政府关闭了所有水电设施, 给我们家的生活和生产造成了巨大损失, 如同盗窃一样。无奈之下, 我于2008年3月18日在总部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协议。拆迁指挥部将设在桐庐县滨江社区(大连安置点)6号楼2单元304室。该房屋已售出两次用于住宅用途。拆迁前, 收益5万元,

只收到3.6万元, 亏损1万元。 4. 钱去哪儿了?建筑面积90平方米, 售价4700元/平方米, 总价42.3万元。在未进行拆迁之前, 该款项不是拆迁款。
       我用了13万多现金给了总部工作人员楼旭辉。但楼旭辉没有算账。当我去取钥匙时, 总部干部和村干部告诉我房子没了。之后, 当房价上涨时, 总部干部将把房子以32万的价格卖给方宇兴的前妻。请问领导:总部有安置房, 他们告诉我没有, 但安置给我的42.3万元, 以40万元或3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这里的拆迁干部滥用职权, 造成集体资产损失10万元, 同时逃税10万元, 而且是国家干部帮助他人逃税, 罪名又是一桩。
       班级。在这里拆迁干部、村干部, 造成集体财产损失和偷税漏税罪。后来, 方宇兴的前妻以65万元的高价将其卖掉, 不是亲人, 也不是亲人。桐庐房价上涨时, 拆迁干部和村干部为什么以底价(32万)卖给方宇兴的前妻, 赚了33万元。拆迁干部和村干部没有得到任何福利吗?在这里, 他们又犯了受贿罪。
       此外, 根据合同法的规定, 产品未产生违约行为的, 应当承担合同总额的75%作为违约金。然而, 总部只损失了18万元。全额赔偿损失的, 赔偿65万元, 再赔偿4年的损失。我是农民,

我只想要房子, 房子会按原价还给我。 2012年4月, 在桐庐县信访局,

我和副县长(总司令)王进才讨论了关于滨江拆迁安置的三个尚未解决的问题。恳请领导派人查清楚, 当好人民的主人, 依法秉公办事, 把房子还给我。人民是公平的, 桐庐人民将拥有和谐美好的明天。 2012年5月6日, 桐庐县人民节。早上, 我和王福明来到县政府门口。桐庐县信访局钟局长带队两人, 滨江指挥部方培群带队城南派出所两人。一个警察, 他们阻挠我们庆祝自己的人民节, 他们走到哪里都跟着我们, 不让我们接触毛书记报告真实事件。我们问他们为什么你这样关注我们。
       他们说这是为了保护你。直到早上10:30, 我们才回家吃晚饭。下午13点55分左右, 我们在县城中心广场见到县副县长, 滨江指挥部总司令王进向他要发票(钱是拆迁之前给他的)。滨江总部工作人员楼旭辉一共缴款13万余元, 地点在建设银行)。王进才来过我三次, 答应过我三个要求。三个请求还没有完成, 发票也没有拿到。他要求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追究责任。责令浙江省基层干部讲道理, 依法处理, 退还我卖房的钱, 赔偿拆迁前13万余元和一切经济损失。原告:徐阿茂电话:13819464008